三十代殘兵游勇

七月 4, 2014

2014 夏番 「グラスリップ(Glasslip)」感想集中串

Filed under: 動畫部分 Part Anime — handelshieh @ 週五 2014/07/04 08:21:36 UTC

「グラスリップ」Glasslip 07-09話

自從第六集起,個人總算漸漸找到欣賞這作品的著眼點了。
再慢一點的,也應該在第九集後能充分理解此作想表達的氛圍吧?

表現手法沒有「對」「錯」的問題,
惡之華的ロトスコープ,古老邵式電影忽然拉近的臉部鏡頭,科洛弗檔案的實地感、還是看見台灣的空拍+旁白,Zeitgeist的記錄片形式。
就像幾個月前有人在討論一鏡到底,一鏡到底也不是什麼必要的手法,只有需不需要使用的問題。

如上次心得,本作完全以人物言動來表現內心想法。個人的批評也並沒有「對」「錯」的問題,僅指出觀眾看不懂的可能「問題點」。
麥可貝就是愛爆炸!愛高速公路上的翻滾慢鏡。有人喜歡、也總有人不喜歡。

高山脫光光+出崎演出,個人大致還能理解它的意思。但球員接傳球也來個出崎演出,我就不解其意了。
也許球入手套是代表,抓到重點Nice Catch的意思也不一定?wwww

有一種表現方式是並列對比,同樣時間軸產生同樣行為的角色,不同場景依先後順序擺在一起。
例如:陽菜忽然騎車追男舉動+高山猛寄簡訊的舉動+衝到山上閉眼聽碎片的舉動。也許同樣是焦慮的表現。
例如:佑的登山+高山的裸族+雪哉遠行。也許同樣是某種決意的表現。
誰知道呢?畢竟也只是我個人的腦補罷了 www 等監督訪談吧!

右中、左下:永宮幸這角色的思考,時常必須從她的視線推測。
右下:妹妹和老姐一樣,都是憑感覺行動的類型。
其實現實生活的人,偶爾都會做出些自己事後也覺得奇怪的舉動、並不稀奇。只是在影音媒體中的畫面表現,各幕間的連結應有其用意才對。

上排中:這段分身自我疑問,讓我想到太七啊 XDDD 就是克勞德失憶那段,PS那段追尋記憶的劇情,可是屈指的名演出呀!
下排中、右:Boyfriend爽不到兩集,白崎佑哭哭唷!wwww

Q1. 有網友認為是好用工具人:給佑書看、使其理解、利用佑幫自己向透子告白解釋?如此而己、對白崎佑毫無感情。
A1. 若走這種假設,那這傢伙還真是沒心沒肺的垃圾女。www
(同人鬼畜輪姦本希望! 幹到她全身無力涕涎滿地 趴在地上抽搐求死不能 拜託!)
Q2. 對白崎佑有一絲愧疚,但希望他能理解自己是「這樣嗜好的女性」?
A2. 所以直接請兩造三人一起賞月,含蓄地同時向兩人表明嗎?若往這種走向,尚算合理,因為她也了解自己的處境是一般人難以接受的。
(同人Love Love百合本劇情希望!佑坐在旁邊看著打手搶就射精了)
Q3. 自認體弱的自己,無法對應承諾什麼。對白崎佑一直不敢接受,只希望和其他同伴在一起的時光能永遠駐留,一起看書的時光也不錯,也希望祐能慢慢理解自己。
A3. 若走此路線,也可以理解,是傳統的薄幸角心態寫法。
(同人和佑熱烈燃燒一夜情,劇情本希望!)
中排:三集連著看,仍舊不了解永宮幸如何看待白崎佑。基本上、不直接說出口,個人都抱持著觀望態度,等待各種劇情可能
下排:高山目擊海灘的David與透子。或許是造成她第八、九集,想改變自己、發簡訊給雪哉、慢跑種種行為的近因。一種想為自己及雪哉作些什麼改變的心態。

右上:妳們在作啥啊?www
中排:依然很懂察言觀色的高山。
右下:本劇也有高性能、高理解性的妹妹。

左中:自己的衝動行為。其實也算是出於對姐姐的關心,但不知該如何行動所造成。
右上、正中、右中:高山的裸體畫面。基本上P.A.Works的小露畫面都是「應劇情需要」,不可能有什麼刻意令觀眾感到色氣的分鏡演出。別妄想了www
個人猜想,這大致是一種古老的淑女漫表現方式,惡女、極道題材、根性系題材常見的脫光光。裸裎坦白的意境?
就跟池上遼一的裸體 = 袒裎 = 光明正大地自然 = 決心。意思近似,在本作應較趨近坦白勇氣的意思吧?
當然啦、也有可能只是天氣熱想從頭到腳涼決一下,脫光比較不煩燥吧?wwww 若以後有監督Interview什麼的親自說明,可能才好理解。wwww
下段:透子又莫名奇妙發爐看見怪現象。意義不明、破局?破裂?

上排:可是透子又走回頭。是基於一種確認,還是面對的心態?
下排:透子忽然又整天嘴邊掛著雪哉。大概是因為聽到她妹妹的下午5時半慢跑男傳說,又提到最近雪哉不跑了的影響吧?

高山的部分主要還是改變的決心。
下排:本作所有角色都頻繁地使用手機連絡,最初的咖啡館面對面聚會,自從David出現後,再也沒有過了。

本作大量的其他親屬角色,都處於一種「默默注視關心」的狀態。幸她媽、David他家人、透子家人、佑他姐。
唯高山與雪哉的關係近似家人,也難怪雪哉會認為談話較自然了。
左下:透子明顯地心緒不寧

上排、中排:難以理解的黑雪。和雪哉有關?其實搞不好透子與David之所聽所見,根本不是什麼預知片斷,只是自己的心象具現也說不一定。

雖然並不喜歡永宮幸這角色,但第九集天文台這段場景,的的確確是本作第一個「名場面」,個人欣賞的劇情演出橋段。
五年後、我大概只會記得這段吧。

在「凪のあすから」中,まなか一如其名,是小團體的中心人物,是天然可愛的類型。
而「Glasslip」中,透子也是小團體的中心人物,同樣天然可愛。
以角色性而言,國中生まなか較無法清楚表達自我,是受眾人圍繞保護的類型,其他人都勇於表明,唯她自己懷抱著心意沉海去了
高中生透子則是依感受行事,對其他人無戒心,相信著所有人。認為沒誤會、團體卻不知覺間出現裂隙。
這三集的最佳抒情鏡頭。一如上述、群體的中心就像是月亮,反光後才照亮其他人。

在劇本上、雖然沒有岡田那麼洗練。但許多劇中台詞,也饒富深意。其實透子與David的關係,自第一集起,便由彼此間的能力而生。再無其他交集
能力消失了、對透子而言,代表什麼是再清楚也不過。

「グラスリップ」Glasslip 04~06話

看了六集下來,總算開始理解監督想表達的是一種什麼風格的作品。

大致是一種言談間的抒情文藝片,節奏較緩慢,一種命中注定樣式,著重現場情狀且配合音樂的作品。

這作品中的人物頻繁地以手機連絡,小鎮不大、也很容易接觸。小團體六人間,蜚言耳語傳的很快。
其實六個角色人都不壞,嚴格講起來,到了第六集,個人甚至也不討厭David這角色了。
問題仍舊在於腳本對於キャラ的描述,人物思考與言詞情緒的掌握,單集內抓不出高低潮,平舖直敘地進行。
而角色內心內在,與外在想表現給觀眾看的,兩者間無法連結清楚。很模糊。

Glasslip看到目前真正腳本上的問題,在於人物的內在,發於言詞行動的外在表現不明確。觀眾不好理解

以下舉幾個角色內在,與腳本外在表現之連結例子:

從觀眾的角度看到的場面:
雪哉」這角色、在短短四集內,向透子告白,又被同一屋簷下的高山告白。
這角色煩惱,時常在背後默默想著透子,不知該如何展現自己。煩惱田徑的表現、心理影響生理。
雪哉不知該如何解決,對高山的主動沒心情回應。觀眾亦不清楚他對高山的想法,畫面表現只知他想著透子。
最後、他卻遷怒了沖倉驅。賞了一記直拳。

今天如果我是雪哉,從我的角度看。
我和透子認識己久,我被透子婉拒,我想重新表現自己,我潛意識討厭可能的競爭者沖倉驅。
高山是我同住熟人,我沒心情思考她,但清楚她的想法,她講的很明白,我也接受。

但是我幹嘛主動邀沖倉驅來和我們小圈子一起看花火?基於什麼理由?還怕麻煩不夠嗎

高山」這角色,從觀眾的角度看:
思考頗纖細、時常為透子及雪哉想,時常在試探並察言觀色,會向透子訴說心事,該主動時主動,該打人時打人www
和沖倉驅有些交流,但僅止於以禮還禮,告白對象明確是雪哉。

今天如果我是高山,從我的角度看。
我和雪哉透子認識已久,我知道透子無神經,我私心不想透子接受雪哉,因為我喜歡雪哉。
可是我和透子又是朋友,不想破壞感情。我希望雪哉能重新思考,多想想我的感受。
沖倉看起來是個不錯的男人,和他交談理解力快,他也很識相,我還是對雪哉鐘情。

但是我幹嘛叫沖倉驅去轉告透子,自己要告白呢?頭兩集不是已經在電話裡和透子提過了嗎?

透子」這角色,從觀眾的角度看:
天然無神經,對愛情未開竅,時常發功發爐,對沖倉驅有莫名的親近感,僅管第五集才第一次見到他爸。
馬上被帶到男性房間,馬上被帶到山中深處男女獨處,隨傳隨到很好約。
為什麼她這麼容易相信一個陌生轉學生所說的所有話?她又沒有確實與沖倉實證雙方的能力。難道是心有靈犀?

今天如果我是透子,從我的角度看。
我不清楚自己為何總想著沖倉驅,我知道高山喜歡雪哉,但雪哉卻向我告白,因此我拒絕了他。
我對自己的未來視能力感到好奇,也因此對沖倉驅好奇。其實有時候我只順著感受行動,沒有想太多。

但是今天我看到沖倉驅在操場上拿我做賭注,他為什麼拿我做賭注?沖倉也沒有向我告白啊!

沖倉驅」這角色,從觀眾的角度看:
他是轉學生,他是介入小團體的人,一開始講話很電波沒頭沒腦,且直指透子。他講的話不知為何透子信得很。
他勇於助人因而與高山有了接觸,他家庭正常,他也時常發功出現未來聽能力,他要一個人到山上才平靜。他思考觀察力似乎不錯,

今天如果我是沖倉,從我的角度看。
我想得知更多自己能力的緣由,我想和透子多連絡,為了解開謎題。原來我聽到的聲音是她的聲音。
我看到他們小團體內的問題,不知為何他們其中有人跑來和我談心,反正我就聽聽,也不多嘴識相點就是。
今天我向雪哉講了實話,卻挨了一拳。

但是我為什麼要在操場上挑釁雪哉?我到底想解決什麼?

其實本作要改善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加入各角色的內心戲,讓觀眾清楚連結角色內在的思考即可。
沒有內心戲,觀眾只能從畫面中的人物言動與表情,去猜測角色之內在,於腳本畫面外在之表達,偏偏又不甚清楚,一團謎霧。

就像文靜病弱女永宮幸好了,就算到第六集,仍舊不清楚她的態度如何。她究竟如何看待白崎拓?
為何她要幫白崎拓爬窗下樓作掩飾?若真要掩飾?又為何馬上自己搓破?

假設 1.若她知道白崎佑喜歡自己,同時理解白崎佑想秘密交好的心態。那她何必自己搓破?
假設 2.若她不知白崎佑喜歡自己,純粹當書友影友好朋友,那她又何必替他作掩飾?
假設 3.若她知道白崎佑喜歡自己,同時理解白崎佑想秘密交好的心態,但她不想對透子說謊?
(若如此、可是角色內在,與劇本外在連結畫面表達不清)

左中:這畫面還不錯
左下:透子這角色,尚未對異性開竅,個人認為談戀愛尚太早。比凪あす的まなか還天然無神經。
對比凪あす中的多愁善感的國中小女生,真覺得此劇中的高中生純到不行。

左上:透子反應頗快,自覺像是做了件好事。
右上:她可能也搞不清楚,自己為何會在意這種事。
左下:永宮幸…可惜的角色

左上:在自家蠻輕鬆開放的,我猜あの花的鳴子如果在自家,大概也是這類型。
右上:永宮幸許多在自家房間裡的場景,裙摺的描繪很有意思。
左下:沒辦法和透子一起。
這很有凪あす中先島光在沉海學校中對まなか那段的感覺,但人家是國中生,且角色內在藉由劇本表達的很清楚。
右下:意外接觸的兩人。

左上:我今天又發功發爐啦!
正中:一樣有趣的裙摺。
右中:無法理解永宮幸的心態,可能我理解力不夠吧?

右上:透子究竟這表情代表什麼?妳和沖倉驅間「目前」什麼也不是。無法理解的演出。
中排:才吃了頓飯,立刻被帶去深山中青姦(誤)
左下、中下:這裡大致可理解成,郎無情妹有意。
但問題是透子這角色究竟是思春好意,還是真情真愛?觀眾不清楚,九成九她自己也不清楚。
右下:高山反而是本作中,較直捷清醒的人。

左上:這期除了魔劣的深雪外,有好幾個作品的配角妹妹都不錯。
中上:忽然發春!
右上、左中、正中:思春期的莫名荒唐言動,這幾個畫面倒好理解
右中:這幕也很奇怪,忽然兩個不太認識的男人就約出去。David不怕黑道把你丟下消波堤填海嗎?w 看看兩人目つき差那麼多www
右下:透子天然是天然,可愛是可愛啦。但對性還沒太大意識的樣子。我情願要マクロス的ランカ。

忽然就伸手過來撫臉…有夠電波

雖然這兩人看來穩定,但永宮幸腦袋瓜在想啥,根本無從得知。

「グラスリップ」Glasslip 02-03話

暑假真好,故事不必集中在校園內,可以四處逛風景。

到了第三話,目前仍不清楚故事進行方向。

也許大致是女主角透子,超能力的發現及實際應用?

乍看有些天然呆天然呆的感覺,但其實反應及行動力還蠻迅捷的。

透子家庭及玻璃工藝作坊的部分,可說完全スルー,如果要這樣作的話,那就自始至終都スルー。

完全描寫五個友人間的人際關係就好。
病弱女永宮幸還不見得是百合向,因為尚且沒有她的內心戲描寫。

是目前唯一搞不清楚的角色。其他各角色大致皆己了解。

目前除了神出鬼沒的沖倉驅外,個人對於各角色沒有好惡的問題。
永宮異常關心透子

告白這段、這個叫井美雪哉的,竟然沒有追上去?
其實如果他追上去,成功可能性頗高。
正中~中右:這段還蠻好笑的

呵呵、你看看你

二、三話制作人員

轉校生沖倉驅目前也看不出有什麼特別愛慕的傾向啊,
一心想理解超能力的由來罷了。

左上、左下:脖子不錯,不知誰畫的。想舔!
右上、右下:意義不明的未來視。
說實在、要是給我腦裡顯像這種畫面,除了找本人談談外,我還能做什麼?
自以為是的行動,搞不好造成反效果。
Joseph Joestar的Hermit Purple也只能顯像,他光是找Dio就相當困難了。
何況未來視且意義不明確的?一個天然呆高中生能幹嘛?

各種背景美術

個人喜歡的一個畫面

透子屁屁翹好高,但是硬不起來。並非刻意強調色氣的構圖,是重視戲劇性效果的。

洗澡這段也是,雖然裸體,但鏡頭演出感受不到半點エロ,看來P.A.Work真的非常堅持啊…
連上一季エスカとロジーのアトリエ的野外溫泉景,
那作畫明明比不上P.A.Works的鏡頭都エロ多了。

「グラスリップ」Glasslip 1st

「電波之餘請別忘記這是一群高三男女的人際觀」

片頭曲サビ力不足,有鄉村小鎮風味。

結果第一集被提到最多次的名字是「Jonathan」,那隻雞。

台詞魅力很重要:
該搞笑的就該全力腹筋,該「さすがお兄様!!」的時候就該威能全開。
該ドロドロ的時候就必須令人糾心。
在深夜番的環境中,最怕的就是「不上不下」講不出特色。

台詞的合理性也很重要:
一個智慧角色不一定要說話咬文嚼字才叫合理,
一個天真兒時玩伴也不一定每天就要活得傻呼呼才行。

但必須讓觀眾能「理解」,為什麼「這位」角色,在「這個」時候,做出「這種」反應。

這兩種基礎掌握得好,觀眾才不至於看見角色言動後,只有一臉「???」的表情。

「TARITARI」紗羽在校內走廊忽然情緒失控那集,觀眾清楚明白那是內外壓力的累積。
「花咲くいろは」(夜に吼える)那集,小緒花片尾的言動,觀眾清楚明白她心底莫名恐慌及青春期的矛盾思考。
「凪のあすから」(笑顔の守り人)許琮神分鏡那集,觀眾清楚明白各個角色,累積而來的不同思緒。

於是、台詞才合理不致突兀,角色言動從內在自然生出魅力。


電波男?

電波男?

不突兀嗎?

描述人物當下想法言動,也有各種表現手法。
JoJo的方式是邊解說邊動作。

一般的做法是過去先演出,再當做回憶CUT不停播放。
讓觀眾回想,過去某段曾演出的情境。

將死:近期ノゲラ知名的一幕,最後一集令觀眾回想。

兩個小蘿莉在窗邊偷看主角群的一幕。在(凪のあすから)中回想了至少三次的CUT,相信有看的觀眾應該都有印象。我手邊無圖片,暫時以這張代替。

SAO知名的一個CUT,一直到第二十四集仍舊出現的回想場景。

先把突兀的人物言動表現出來,再接一個從未事前演出的CUT,是現在較少見的手法。

這種作法現在多用於以下兩種情況:
1.過去失去的記憶忽然想起。
2.忽然闖入腦內的外在干擾。

P.A.的作品,就算沒有叫好又叫座。一向也至少有叫好的魅力。
本作會不會是第一部,不叫座也不叫好的作品呢?


會不會太幼幼了點?高三生?







あの花…
一個文靜女,一個天然女,一個外強內弱的大雜把,一個電波男,一個波波,一個纖細男。





一些家居的小動作,較寬鬆的



妳腦袋究竟裝什麼?www

該輕鬆的地方就該輕鬆可愛才好



一些場景


表現的演出手法,主題是玻璃工藝



本集個人較欣賞的一個場景


永谷敬之,是P.A.的實際風格建立者。各風格作都是他的企劃。

http://infinitedayo.seesaa.net/article/228185964.html
http://infinitedayo.seesaa.net/article/233266984.html
http://anifav.com/special/20131106_2288.html

出資者各方代表


這是什麼表現?超能力?

 

 

發表迴響 »

仍無迴響。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