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代殘兵游勇

三月 31, 2011

110331 冬番概況 其三 「フラクタル」碎形。04-10集。之二

Filed under: 新番介紹AniProgram — handelshieh @ 週四 2011/03/31 17:47:17 UTC

フラクタル01-03集

フラクタル04-06集

<第七集 虛飾の街>

承接上一集,クレイン拿了舊相機後,在飛船內四處亂闖拍照。結果進入了女性衣物的洗/晾衣間?

喔、原來第五集那個大晾衣場像紙片般的汗衫是男性衣物晾衣場?這邊畫的那麼仔細做啥?www 接著就被女性成員們趕了出去。

相機中的ネッサ是照不到影像的。這邊我們又多了解一點ドッペル這玩藝兒。

畫面一轉、突然出現クレイン裸身躺在床上的景象。這邊真的轉很硬,閱聽者不知劇情發生了啥事。

一位大姐在床上步步近逼!咱們的小男孩嚇得直往床下退。

接著掉落到床下去了。不止是床下,根本掉到地板下去。

乍看之下、可吐槽的地方太多了:看不下去而轉台觀眾又多了一些。www

一個能看見虛像的場景,為何會有如此危險的掉落處?這不是和第六集那電波塔造成的混亂同樣嗎?究竟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連場景都處處陷阱?根本就不完全嘛?

原來這女人也是個一般的ドッペル,她這虛擬的城市內生活著。左圖她瞬間換衣變身給男主角看。

瞧、一般的ドッペル,對體內植入端末民眾而言,是只看的見而摸不到的。而未植入的人,如ロスミレ、則連看都看不到。

窗戶看去,這鬼地方是劇中世界上唯一一個完全機能城市ザナドゥ(Xanadu),碎形系統假想現實百分之百再現度的都市。

這名詞也是理想鄉的意義,以下簡稱鬼城市。www

クレイン開始回想究竟為什麼他會身在這鬼地方。

原來不久前他和ネッサ開著小型飛行器出來透透氣,結果呢、飛著飛著到達這塊鬼城市附近,ドッペル忽然出現像感冒般的身體不適反應,接著沒多久小型器失控,他倆人便墜機了。

墜落前ネッサ有類似人類感冒打噴嚏的表現。但ドッペル是不可能會感冒的。

得知クレイン墜落失事後,格拉尼茲一家的人與女主角便來搜尋クレイン的去向。

看了第七集的開頭,無法理解為何腳本要用倒裝的方式來表現這段單純的失事,進入完全機能都市的劇情,直接依時間軸描述失事過程不就得了?

結果クレイン是被誰發現救起?為何會被脫光?ネッサ為何會暫離クレイン身邊?(她又不會飛機失事 www)

完全沒提起。

啊、搜救大隊碰到了疑似在地人,是個怪異裝扮的大叔。

這裡沒看見其他的居民,只有怪大叔一個。看他驅犬趕羊,像個遊牧民族,生活過的似乎很愜意。

同一時間,クレイン則在充滿ドッペル(代行人工知能)的城市中遊覽。

クレイン在上面,所以這邊的電扶梯是實體的電扶梯嗎??

充滿了ドッペル經濟、代行人工知能可以完全取代實體生身人類,進行交易、學習、人際溝通、生產……各種目的。

代行人工知能可將最後結果簡化帶回,回饋給生身人類。而這些植入碎形終端的生身人類,能享受電波圈內碎形系統所提供的所有服務,有點像線上商店那樣的東西。

而這些依賴碎形系統的人類,在圈外必須時常向碎形系統主機Update自身的資料,好讓碎形系統主機依照更新主的資料,提供更新服務、貨幣、一切生活必須物,諸如此類。

只是フラクタル時代的設定是空氣中有許多發電機、微小奈米機械、連醫療生身人體的功能都有,

而フラクタル時代的人類都可以足不出戶,不必和真人實體接觸,所有事全由代行人工智能代勞,在ドッペル的社群中建立社會,獲得系統分配的食衣往行必需品。有點像完全論壇任務就給你幾Points一樣。

這虛擬社群也有獨自的貨幣,稱為ドネ。

這些在動畫中的描述皆是略過帶過,動畫版的描述重點不在ドッペル經濟,而是主角一行人被時代推動著、隨波逐流的遭遇

觀眾只要知道ドッペル很強、很萬能就好了

但這樣的厚度、動畫內容質量是不夠讓重度動畫粉絲去探究的。這些觀眾便會覺得不滿,覺得這作品是クソアニメ,連世界觀都解釋不清楚的駄作。

現在的動畫迷很變態,說好聽是研究,說難聽是屈就於鑽牛角尖,而無法用一般的視點來好好欣賞一部作品。

近期很流行研究背景藏了什麼ネタ,明明可以用日語表示的,徧徧制作群就要用德語故弄玄虛。

若是什麼電波系寫黑板的作品,個人倒是能接受,絕望先生我也能接受,因為和作品風格合拍。其他就算了吧。

フラクタル制作群想作出個能讓オタ及低年齡層一般觀眾都能接受的,所謂的動作冒險。(雜誌上講的)

結果呢、

給オタ看的SF部份、略嫌零零落落。

給低年齡層觀眾看的部份,到了第九/十集,卻又出現稍嫌猥褻沈重的劇情

不可否認是制作群的敗筆。

個人並不反對在劇本中插入大量訊息,但必須不成阻礙、不喧賓奪主,讓視聽者能順暢地觀賞劇情,

個人也始終認為一部動畫必須在集數中,完成該有的解釋,不假漫畫、小說補完,才是完整有條理的作品。

那這作品又該用什麼角度欣賞才會好看呢?

啊、反正就跟著好萌的ネッサ、有點閉俗的フリュネ、莫名奇妙的クレイン一路向世界的中心前進就對了。啊、フタクタル世界真奇妙~~~~啦啦啦

大概是這樣 wwww

クレイン眼見繁華的虛像都市,卻想起那些圈外難民。他們失去ドッペル後,便失去生活能力。

而他們在虛擬社群中,也是過得像這鬼都市般光鮮亮麗有活力嗎?

這邊出現日本村上隆的作品。www 據Twitter上的訊息,這是一名熱愛村上隆的Staff搞的。在第三部份我再貼圖上來。

女性ドッペル表示,碎形系統主機擁有全世界人類的生活經驗知識,唾手可得。左圖為動畫中一般常見的表現方式。

許多動畫都提及無限的知識、星方武俠、秀逗魔導士。但沒有如羅德斯島魔女卡拉般無限轉生的生命、要無限的知識作啥?又衣食無缺、連語言溝通都能以碎形系統即時通譯的世界,知識只是一種娛樂吧?

找到ネッサ了。左上方的Call Display,這可能是某種呼叫程式。劇中無解釋。

靠北、疑似遊牧民族老頭是村上隆本人。wwww 這邊究竟只是Staff的惡搞還是山本寬的示意,目前手邊無資料可證實。

疑似遊牧民族的怪老頭,開始談他的大道理。乍聽之下彷彿和ロスミレ相同的思想。

ネッサ受到病毒的感染,所以出現類似人類感冒的反應。www

後方的金髮男ドッペル是這個鬼城市的頭頭。持扇大姐也許是他的下屬?

鏡頭轉至僧院,一群人奇怪的儀式。

第五集飛船上,僧院就已經掌握主角一行人之行蹤了,這鬼城市裡的金髮男,受惠於碎形系統主機,處於僧院掌控下的完全機能都市,自然是僧院的死忠支持者囉。

而ネッサ身上的病毒也可以合理地推測是這鬼城市及僧院搞的鬼。

身著女裝的クレイン及臥病的ネッサ,身處虎穴而無自覺。

クレイン終於察覺這鬼都市不尋常,自己快被賣掉了。www

エンリ和女主角搜尋クレイン下落,聊著聊著聊到クレイン的問題,エンリ很在意男女主角間的關係發展到什麼程度。

フリュネ在疑似遊牧怪老頭生活區附近找到了一尊怪彫像。是不是村上隆的我不知道。wwww

詢問對此像之觀感,フリュネ說了不中聽的評論,怪老頭忽然變臉。直稱不是同類人?

怪老頭突然持花瓶缶一類的東西向フリュネ頭上猛砸,將女主角砸倒在地上。

這邊也是莫名其妙?為和怪老頭要攻擊她?畫面中抽象的形象,又代表什麼?在第七集這個時點觀眾完全無法理解。

畫面上是整個抽象、以黑影般、夢魘化的表現方式。

這邊推測應該是透露女主角不為人知的心靈/身體創傷。從最後幾集倒回來看才能理解這段演出。

女主角腦中?/眼前?浮現黑影後,竟然就不反抗了?一副脫力樣。這怪老頭似乎想性侵她。

好家在。エンリ及時趕到,打倒了長的像村上隆的怪老頭。

呵呵呵、村上隆是萌文化藝術的縮影。個人不想推測腦補些什麼,還是由制作群自己親口來說吧。

フリュネ還是一副失神樣。究竟是怎麼了?觀眾很想知道。

之前在第六集與クレイン跑坡的言談中曾隱約透露關於她在成為女性的形體前フリュネ便已存在,什麼容器之類、斷斷續續的莫名其妙的隻字片語,關於此女的經歷,仍舊是謎一團。

這怪老頭果然不是好東西,他只是個透過ドッペル去都市工作,生身本體在郊外享受自然生活的假遊牧民。

其實フラクタル時代的世界觀很奇怪,極端的依賴、極端的不依賴。為何不能中庸點的選擇?

何必依賴ドッペル的人,就完全NEET化。而不依賴ドッペル的人們,就完全享受不到碎形系統的便利呢?

這老頭的生活才是合理的吧。一般人類社會發展應會走向中間路線,不會如劇中般極端。

就像看電子書的人愈來愈多,看實體書本的仍大有人在。

但想想十年前光碟燒錄機還不太普遍,手機也不是人人都有,什麼智慧型手機根本沒有,2011年的現代卻是十分普及。

這只是十年。

而フラクタル時代長達千年。

現代人不用蹲茅坑的衛生下水道系統,也不過是兩百年不到的發明。

金髮男開始對主角一群人展開動作。

畫面讀出フリュネ身長165 體重45;クレイン 身高160;エンリ 身高 152 的資料。

先前發現苗頭不對欲逃走的主角,被巨乳大姐頭堵到。

一招就掛了,相當抽象的攻擊。也是一種病毒的樣子,但作用方式不明。只見クレイン痛苦倒地。

看見眼前クレイン痛苦倒地ネッサ急釋放出力量欲救男主角。自瞳孔深處竄出,這也是常見的內心變化表現方式。

最深處的意象是一片碎形圖案,也就是片頭的那堆鬼幾何圖樣。這代表什麼,只有制作群及老天知道。

像之前有部作品叫Heroman,那機器人身上大大的紅圈,到最後到底代表啥?

自ネッサ身上發出不斷向外擴散的金色能量?將整座完全機能都市消滅,打回原形。

這段黏綢狀在空間中擴散的演出,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有點像海賊王那個海上監獄裡毒龍的感覺。

影響所及,連先前遠方僧院那群疑似某種施術集團的人們也遭攻擊。

這塊專門給ドッペル居住的鬼城市被打回原形,陰氣森森。

擋在主角面前的敵人,也許是類似遠隔操作的機兵之類東西。和先前走廊上虛像的活盔甲不同,ネッサ的攻擊無效。

靠北呀、那個金髮男的實體,操作著許多ドッペル。

這劇中一個生身人類應該是可以擁有許多代行人工知能的,似乎會造成身體上某種負擔。

以身上無數插管、插條、插電線來表現操作者身體負荷也是動畫作品中常見的。如老人Z、MacrossPlus、火影忍者、吸血鬼獵人D……太多了。

物理性的攻擊,直接開槍,方便、快速、簡單。www

同時、女主角這邊也被僧院虜獲。男女主角全被抓了。エンリ應該是被僧院放走了。

由於這集的完全機能都市,所以多了世界觀設定。

這集日本有人提及電腦コイル、宇宙showへようこそ、イブの時間,等作品的表現方式,可以做為比較。

牧原亮太郎:是此集的原畫頭,同時兼分鏡及演出。可說是完全給他發揮的一集。此人什麼風格都畫,並沒有侷限。

總結第七話,算是開始步入正題,邁向故事核心。如果還看的下去的話。

女主角身上仍舊疑點重重。

===================================================================================================================================================

第八集 <地下の秘密>

上一集帶走男女主角的僧院飛行器在回僧院前先到了一個秘密根據地,該是作戰等級的吧?

男主角傷重瀕危,矇矓之中可意識到フリュネ十分擔心的表情。

這邊她性情轉變有點快,也許是熟人命危激發出來的吧。

咱們中槍命危的クレイン,被僧院方人員送至醫療位置。

僧院的科學家バロー把フリュネ叫過去床邊。妳可以再靠近一點。這張比較看得出相對位置,動作也挺滑稽。

一時之間、觀眾應該尚未意會過來吧,這情形。

フリュネ一臉厭惡樣,但看起來還蠻堅定的,仍然掛念重傷的クレイン。心中有不良預感的表情。

接下來突然一個不可置信的畫面,這名對フリュネ有著怪異愛情的僧院科學家バロー,開始在女主角身上磨蹭。

大約是腹部的位置,這位科學家對於僧院巫女存在著某種幻想,不停喊著わたしの可愛い娘いい香りだ二人の時間が欲しかた、諸如此類的話語。

究竟在之前幾集,他不停喊著的女兒們究竟是什麼意義?

觀眾怔於眼前的畫面,一時之間想不出那麼多。

バロー面露猥褻的陶醉表情,不停以臉在女主角身上磨蹭。

這邊フリュネ被バロー要脅乖乖聽話,否則就不救クレイン了。

而從フリュネ的應對看來,她早就知道バロー又會來這一套,似乎以前也碰到同樣的搔擾。

先前第七集那段黑影夢魘的抽象表現,或許源自這名變態科學家?

很長一段相當刻意的鏡頭。フリュネ面露類似不屑、又像是無奈、又像是習以為常的表情。

許多變態對話,明明是バロー在說話,卻讓觀眾感覺是自己在說話、而フリュネ蔑視的眼神是直接對著螢幕前的視聽者,一個固定鏡頭,像在對觀眾宣告。

這段演出個人是欣賞的。

例如バロー說:氣味很香。フリュネ冷冷回他:女人不臭嗎?バロー竟妙答:就是臭女人才可愛。www

這邊指的當然是生身人類胴體的肉體接觸、與空無漂渺的ドッペル(當然也不會臭www)的差別。也是フラクタル時代造成的。

自前幾話比較過僧院與ロスミレ、社會觀、生活模式、圈外難民後,

此話似乎想要比較ドッペル與生身人類的意圖。

可觸摸的ネッサ又算是什麼呢?

キーの資格あるのかい?得知フリュネ十分重視クレイン之後,變態突然說了一句。這裡尚不清楚資格是指什麼。

要玩弄人到何時?女主角恨恨地說。這邊的もてあそぶ,比較近似賞玩、像是玩figma模型那般的感覺吧。

另一方面不知為何留在格拉尼茲一家飛船上的ネッサ吵著要找クレイン。

ネッサ似乎與クレイン之間有某種羈絆,無論多遠她都能感知至身旁。這在第二集末尾已經見識過一次了,至今仍不清楚是如何作用,反正她很神奇就對了! www

休息室似乎有治癒的能力,他只要靜靜躺著傷自己就會好。這是細胞再生ナノマシン、メディナノ的作用。

這位也許是第三集出現過一次的另一位ネッサ,個人先暫稱之為(ネッサⅡ),無表情角色,クレイン以為她是來看護的,但(ネッサⅡ)只是來監視的。

クレイン沒頭沒腦、雞同鴨講的與ネッサⅡ說話,這段溝通很有趣,字面不好解釋,請自行欣賞。

總之、無表情的ネッサⅡ,與クレイン的認知有嚴重的差距。

由這段對話ネッサⅡ,感受到クレイン要找尋的フリュネ是一個「特別なフリュネ」。クレイン脫口說出私のフリュネ而自覺臉紅。

進入一個房間後,竟發現有許多的ネッサⅡ

原來所有的ネッサⅡ都是複製人般的存在,第三集出現的ネッサⅡ並不是ドッペル,也是複製人。這些複製人都是基於一位名叫フリュネ的少女幼時形體。

所以她們應該叫做フリュネ才對。wwww

以下個人先將這些有著ネッサ形體,卻叫做フリュネ的複製人,姑且先叫做フリュネⅡ好了。www

真是混亂啊

フリュネ、みんなフリュネ。フリュネは何人もいるし。另一個從水槽取出的フリュネⅡ

わたしが...特別?

這邊是回應先前的對話。クレイン讓這隻

同一時間呢,諷刺地。クレイン的フリュネ正要接受變態檢查。可能與先前提到成為錀匙的資格相關。

她躺在類似婦產科的專門看診台上。

這邊並沒有明講,變態變態的バロー究竟要檢查什麼,需要這麼大費周章的找個婦產科看診台。

由於觀眾先前已經被婊過很多次了,畫面上的表現常常為了刻意引導觀眾至錯誤的思考,例如第一次在星祭上看見複製人之時,觀眾都以為她是另一個ネッサ的ドッペル。電波塔那集也是。

所以並不見得是檢查處女。

搞不好是跟小唧(ちょびつ)一樣的電源開關喔!wwww 這只有天知道了。

危急時刻、ネッサ突然現身電爆了現場儀器及變態科學家。要帶フリュネ脫走。

由格拉尼茲一族的飛船到這地下設施,ネッサ是怎麼來的,移動時間要花多久?移動原理?都沒有解釋。反正她這隻特殊ドッペル,能自由在地表移動,很神奇就是了。

三人合流脫逃。

クレイン提及バロー與フリュネ的關係,女主角仍舊只肯透露,她是被當做「錀匙」養大的,僅此而己。

走著走著闖進一間房間,房間中央有著怪異的物體,劇中沒有解釋是什麼。四周都是複製人フリュネⅡ在水槽裡。

這邊フリュネ不停叫クレイン不要進去,她不想讓男主角知道秘密。

結果クレイン還是進去了,因為合流前已經和フリュネⅡ在另一間房看過類似的水槽了。

幼いのわたし。みんな、私

事到如今再隱瞞也沒用,フリュネ終於親口說出水槽裡的複製人フリュネⅡ們,和她的關係。

至於為什麼要用フリュネ十歲時的身體來做複製人的基準,劇中則沒有說明。

ネッサ、悲しいの嫌いよ

同一房間ネッサ也對水槽裡的複製人起了反應,感覺非常討厭,便自己消失了。對她來說這些水槽是討厭的回憶?

そんなことしても意味がありません

クレイン發現了其中一只水槽裡頭竟然是先前那隻綁上黃色絲巾的複製人,便想救她出來。フリュネ認為每個複製人都是她自己的Clone,生生死死、不停被製造又銷毀,特別救一個個體並無意義。

這邊並沒有解釋為何這地下設施有這麼多的複製人培養,為何而生?要用作什麼用途。

反正就是變態バロー的七龍珠紅緞帶軍地下總部?16 17 18 19 20 號複製人 wwww

這麼多ネッサ送我一隻好不好!(觀眾的心聲)

同時ロスミレ的人開始攻擊地下設施。四處陷一片火海。

啊、好人有好報。剛剛被クレイン救出的複製フリュネ,替走投無路的男女主角指引方向。

クレイン有了フリュネ和ネッサ還不夠 www 想帶複製フリュネ走!www

複製フリュネ手握黃絲巾,只呆呆看著等死。

這段演出想要表達什麼?好人有好報?www

個人猜測可能是無數個體中特別賦予的特殊性吧?

碎形系統中無關心的ドッペル社交社會,背後仍舊是一個個實在的人,每個人都是特別的。

說實在、為何這隻複製フリュネ對クレイン特別好,我也不知道。劇中クレイン給了她可說是毫無意義的存在,唯一一段有意義的特殊性。

太抽象了。

有部份網友認為這堆複製人劇情是凌波零的翻版。

個人認為要等全劇播完再下定論。情況不太相同。

因為前者是靈魂複製,後者是靈魂抽出獨立。

最後一幕

================================================================================================================================================

<第九集> 追い詰められて

這集沒有什麼爆點,就單純暴風雨前的寧靜。 及終於得知女主角複製人的事實。

啊、男主角沒死。

遍布全世界上空的バルーン。

一個個失去作用而墮落。僧院無法控制。

從變態科學家バロー與祭司長モラーン的對話中可得知,祭祀長モラーン的複製代號為、141923號。而フリュネ的複製代號為、152589號

有人說這是圓周率之一段,至於有沒有特殊意義?

我數學不好、不太清楚。www

變態科學家似乎是幕後黑手中的黑手?這大概是本集唯一的重點了吧。

彼らの死、のぞいています。僧院開始在全世界追殺ロスミレ。

由於バルーン漸漸失去控制,僧院能控制的地表愈來愈少,ロスミレ又很煩。祭司長開始在全球各地顯像,號召民眾起來驅趕ロスミレ。

意圖讓所有フラクタル時代的人與反抗軍為敵。

ネッサ的不祥預感。

這邊提到最初的少女,ネッサ也就是こころ、這裡應該是心/十歲時那女孩之人格的意思;而フリュネ則為肉體,也就是肉の器。

必須肉體與人格合一才產生 Key,而是Key是啟動フラクタル系統重置的唯一方法。

啊、有點老掉牙了。

肉體與精神分離又合一的題材從古至今都有,少女世界系在近二十年也一大堆。

兩元素湊和著搞,就看監督功力如何,能否玩出新意來。

所以啊、很久以前我就跟朋友講,撿到少女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問清楚她的身家。www

ネッサ意外地代フリュネ說出心裡話。

起先是フリュネ與クレイン聊著對肉體與人格合體後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感到害怕。(比克+那美克星戰士?www)

躺在一邊的ネッサ腦中浮現上一張影像忽然像作惡夢般大叫不要孤獨地消失、很恐怖。

而フリュネ聞言便哭了出來。

這段無論是身為容器的フリュネ、還是純粹精神人格的ネッサ都是一樣恐懼消失不見的。

ネッサが感じる?感到不安的三人,クレイン只好三人手牽手來安慰囉。

クレイン覺得這樣做似乎很有效,フラクタル時代的人很少這樣手牽手。www

ん!クレインがいる。結果咧、ネッサ很奇妙的回了這一句。

握手這動作已出現了許多集、ネッサ物理性的資料流交換似乎除了感覺冷/熱、各種觸覺/壓力、存在/不存在,之外,對生身人類的感情認知還是有限。

ちゃんと分からないけどさ 雖然感情上無法理解,至少クレイン在身邊的事實不會讓ネッサ孤獨。

究竟為何ネッサ會這樣黏著クレイン,劇中還是沒講。她大可自從寶石胸針被喚出起那一刻就跑掉啊。www

人殺し。由於僧院的宣告,ロスミレ已經無處可停泊了。

被停泊處村民趕走的グラニッツ一家。スンダ大方承認除了對抗僧院外,的確也殺了平民百姓。

スンダ反倒認為他們的所做所為很死老百姓,有點「啊、人就是這樣」的味道。

決戰前的全體合照。

固定腳架定時拍照,相機當然是疑似老爸送的。右手邊第三集死的胖子變成個梗。

照理講ネッサ是無法入鏡、也拍不到的。

之前有過一個畫面是クレイン用相機光學鏡頭對著ネッサ,但什麼都無法顯像。

中間空一格這樣不會很怪嗎?

エンリ的告白?死小孩的吵架方式。

エンリ對クレイン有意思,這點大概所有觀眾都發覺了。

明明原本設定是兄控的,最後卻漸漸和クレイン走近。

クレイン似乎一直將她當空氣。www

どうしてみんな笑うです?全世界的ロスミレ決定對僧院發動總攻擊,攻擊前先跟族人親友道別。

フリュネ覺得奇怪,大家都不害怕、還笑咪咪的?可能會死耶。

スンダ認為,若不能守護要守護之人就死去更可怕。

老弱婦孺留了下來。

スンダ認為クレイン算是朋友,但革命的事必須自己做,和少年無關。

這算感情好了。

故事剛開始時是人質、後來成了不速之客,最後成了朋友。

三人永遠在一起

潔白那時的我,ネッサ陪在你身旁就好了。

「好き」が好き。

====================================================================================================================================

真是耗精神啊,再換一篇吧。第十一集好像出了,先看再說明天再寫。

發表迴響 »

仍無迴響。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