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代殘兵游勇

科學之結末,即神秘學。

趣文一:「氟化物使你慢性中毒,氟化物是隱藏於各種疾病的殺手。」

 

飲水加氟 的公衛爭議 http://sa.ylib.com/MagArticle.aspx?Unit=featurearticles&id=1148

以下是飲用含氟水可能產生的健康症狀:

*甲狀腺遭破壞:影響整個內分泌系統,導致肥胖和糖尿病
*神經病學疾病:降低智商、注意力無法集中 (ADD)、嗜睡、疲勞、可能的纖維性肌痛
*褪黑激素中斷分泌:睡眠障礙、提前老化、對癌症免疫力降低
*阿茲海默症
*腦中的松果體鈣化

所有氟化物當中最致命的當屬氟矽酸 (Fluorosilicate Acid) 或氟矽酸鈉 (Sodium Silicofluoride),這本是由核能和鋁工業製造出來的廢料,不過現在多出於磷肥加工廠,除了污染附近的農作物之外,也對附近居民的健康產生嚴重危害。

避免氟化鈉

即使水中沒有添加氟化物,生水也含有會滲出鉛的氯化合物,所以生水必須經過逆滲透的處理,可從水中去除 85% 的氟化鈉;缺點是裡頭有些好的礦物質也同時被去除了,可以在水中加一些礦物粉或是海鹽來彌補,如此一來你就能在飲水的同時保有健康。

 

完美的騙局

究竟怎樣可以進行史無前例, 赤裸裸的進行一個毒殺計劃. 我們當中竟然沒有人看得出固中的問題. 這個毒殺計劃由戰後至今推行了六十年了. 參與這個計劃遍佈各階層的人, 所涉及團體有各國政府, 世界衞生組織, 學者專家, 牙醫利益團體, 美國食物及藥物管理局 (FDA), 化工企業, 環保組織.

在20世紀約二次世界大戰之前, 普遍學術界, 醫學界都一致認為氟化物是毒藥. 它會危害身體的物質, 它的毒性等同鉛及砷, (15). 當時的硏究也發現氟化物是能破壞體內的酶(酵素), 酶是身體細胞進行一系列的化學反應的催化物質. 消化系統就是靠酶去分解成身體所能吸收的分子. 如果長時間攝取氟化物而又不能將他們排走, 它們會積累在牙齒, 形成氟斑牙, 而且會積聚在骨頭當中, 它會與鈣發生置換反應. 使骨骼的鈣缺失. 在日積月累下會發生氟骨病.

我們每天飲用含氟水, 使用含氟化物牙膏, 雖然只有約1ppm濃度, 在世衞認可的(安全水平), 可是有毒物質不會一朝使你毒發身亡. 而是要你將有致命的毒物分30年給你服食, 使你慢性中毒. 好有趣的是, 社會上健康組織的一致共識都認為由30歲起骨質便會漸漸脆弱, 它們形容是生理上的正常退化的情況. 我就認為這是你服食了30年的微量毒物後, 在日積月累後身體終於達到致病的毒發水平. 這個長達30年的毒殺計劃既隱密又周密. 30年後出現的身體各種疾病,

我們萬萬都估不到是由你所日常生活所造成. 當然有人會話身體可以將這些有毒物質排走. 這個講法建基於身體的健康程況. 如果你年青力壯, 各種身體機能運作正常. 在這種條件下, 身體也只會透過腎臟排走吸收到體內約一半的氟化物. 其他都會儲藏在神經系統, 骨骼組織. 但如果你是老年人, 慢性病患者, 做過手術等. 在身體排毒功能不佳的情況下, 就會有更多有毒物質停留在體內. 不論健康好或差的人, 一個不會改變的事實. 就是身體都是正在慢性中毒.

到了40至50年代, 當時生產金屬鋁生產商, 在生產過程中釋出有毒氟化物質. 氟化物質污染了附近的土地, 使到附近的農作物, 家禽, 牲口大量死亡. 於是農業界就對這班工業家展開一場規模巨大的訴訟潮, 面對這麼大筆的索償, 如果敗訴, 大批工業家就會被拖垮. 於是這群工業家就想盡辦法去化解危機. 當時其中一間美國鋁業, 現在還是美國上巿公司, 是全球最大化工企業其中一間, 他們找了一些硏究人員去進行硏究.

Gerald Cox這位硏究人員, 是Mellon Institute硏究所的人物, 這間硏究所是很出名的工業硏究院, 他發表了氟化物能夠保護牙齒的報告. 另一位硏究人員Francis C. Frary, 他是美國鋁業旗下的實驗室總監. 在美國科學界一位權威的專業人員. 他致力不斷製造一些有利業界的實驗, 去證明氟化物能夠對身體有好處. 他是早期建議Gerald Cox 去寫一些氟化物對牙齒健康的論調.

到了後期, 另一名關鍵的人物Harold Hodge, 這位人士來頭真大, 他是生化及毒理學專家, 剛剛二次大戰完結. 世界正開始進行軍備競賽. 而美國正不斷發展核子技術, 去改善原子彈的威力. 此時Harold Hodge正正在美國曼克頓計劃(核子硏究代號)的核心人物, 他影響了後世深遠, 其一是將放射技術帶到人類醫療層面, 就是現在電療的始組. 另外也硏究原子彈製造. 他將氟加入原子彈當中 (是製造原子彈必要的物質), 後來在冷戰期間, 就加入國家硏究院. 原本他是他致力推廣將氟化物加入食水中

同時間另外一位硏究員Robert Kehoe, 就全力配合推銷氟食水計劃, 動員大量硏究, 去製造出使人眼花瞭亂的學術報告. 當然這些報告背後是由一班工業家所支持, 因為Robert Kehoe 所屬的實驗室Kettering Laboratory就是由這班工業家所資助. 而他也是極力為官司護航的專家

有了這班科學家的學術支持, 使人們相信這班受到操控的科學家權威所影響, 慢慢就接受了氟化物對身體健康的(事實). 平息了社會對氟化物的負面觀感. 現在就論到怎樣將這些有益物質推銷出去. 既然他們硏究到對牙齒健康, 就需要一班德高望重的牙醫去多多使用. 在二次大戰之前, 牙醫學界都一致認為氟是對人體有害. 後來經過Harold Hodge及Robert Arthur Kehoe對牙醫的洗腦, 使他們都認同氟化物能夠保護牙齒健康. 現在很多牙醫都不知道他們使用的氟化物是來自化工廠生產時所製造含有毒性的副產品.

 

除了在源頭減少吸收氟化物外, 還要使用方法去除體外氟化物.

我們已經日積月累地吸收了這麼多有毒物質, 將積累在身體內的氟化物清除, 根據外國的硏究發現, 缺乏碘會引起身體多種問題, 例如甲狀線病, 手冰腳冷, 記憶力下降, 性功能減退.甚至糖尿病, 腦神經受損. 老人痴呆. , 香港人所患的慢性病越來越多, 有部分就是身體長時間缺乏碘所造成的後果. 我們在日常生活都很少能夠吸收到足夠的碘. 香港食物安全中心做過有關香港人攝取碘的調查, 發現有93%的香港人都沒有吸取足夠的碘.

碘與氟都是在元素週期表中的鹵素. 鹵系元素還有氯, 溴. 這四種元素都有同一種特性, 都是很易溶於水. 它們有種特性, 就是能夠被重量較輕的元素取代, 氟是四種元素最輕. 換句話說, 氟在體內能夠將碘置換. 氟化物在體內濃度越高, 你所缺少的碘就越多. 但是這四種元素中 ,人體卻只需要碘一種

氟能夠取代在身體內的碘. 這樣使身體所含有的碘進一步減少. 若果要在正常飲食中吸收到足夠的碘就差不多沒有可能. 日常生活上, 氟存在於牙膏, 食用水, 氯存在於食水, 室內泳池池水, 溴存在於中製造麵包中. 而人類在一般吸收比重上氟是最多, 碘是最少的. 中國已有規定食鹽必須含有法例要求的碘, 可是香港地區還沒有這種規定

現時世衛設定的標準吸收量是每日150ug(19), 但是只吸收這種份量只能減少患上甲狀線病. 所以額外吸收碘才能夠避免患上各種疾病. 根據 Abraham, G.E的硏究, 每日服用15mg至50mg 才能完全滿足身體所需的碘份量(20). 若果去到清除體內的氟化物, 甚至要每日吸收達到100mg, 才能促使這個機制完成.

97%西歐國家選擇了無氟食水。這些國家包括:奧地利、比利時、丹麥、芬蘭、法國、德國、冰島、意大利、盧森堡、荷蘭、北愛爾蘭、挪威、蘇格蘭、瑞典和瑞士。(當某些歐洲國家對鹽加入氟化物時,多數國家不跟隨。)因此,而不是要求整體人口的氟化物治療,西歐給個人權利去選擇或者拒絕,氟化物。

氟化物是唯一的化學物加入飲用水作為治療的目的(防止蛀牙)。其他治療化學物加入去凈化水(改善水質和食水安全,然而氟化物是做不到的)。這是其中一個原因為何大多數歐洲國家拒絕氟化食水。例如:在德國,“聯邦衛生部的論點是反對允許飲用水氟化的原因是,強迫療程是本質上有問題”。在比利時,這是“飲用水根本立場,它的任務並不是提供治療給人們。這是衛生服務的單一職責”。在盧森堡,“在我們的看法,飲用水不是治療的適當方式,並且需要用到氟化物的是由人民他們自己決定,這是最適當的方式使用氟化物”。

與之前的信念相反,氟化物當吞下時有最小的好處。當氟化反應加入食水在20世紀40年代和50年代開始,牙醫相信氟化物需要被吞下是最有效的。這信念,然而,現在被一個深入的現在人體研究組織定為不可信。根據疾病控制中心,氟化物的“主要作用是暴發的和表面的”。換句話說,任何使用氟化物好處的結果,來自自氟化物的直接應用到牙的外部(在他們從口吐出后)和不攝取。 因此,並沒有需要讓其他組織接觸吞下的氟化物。

氟化物的攝取有少許好處,但是存在許多風險。氟化物的好處來自與牙的表面接觸,它危害健康(與牙齒比較下,涉及許多組織)的結果由於吞下。氟化物攝取的副作用於住在氟化區的人會得到。例如:

a)危害大腦。根據全國研究會議(全國諮詢中心),氟化物可能損壞腦子。在20世紀90年代進行的EPA動物研究,科學家發現疑似老年痴呆症以同一濃度(1ppm)用於氟化水,而對人類的研究發現對智商有負面影響在濃度低至0.9 ppm有營養缺乏的小孩和濃度在1.8ppm有充分營養的孩子。

b)危害甲狀腺。根據全國諮詢中心,氟化物是“內分泌失調”。明顯地指出,全國諮詢中心警告氟化物藥量(0.01-0.03毫克/公斤/每天)在氟化水攝取得到,也許減低甲狀腺的功能在個人的低碘攝取。甲狀腺活動的減少可能導致損失精神觸覺、抑鬱和體重增加。

c)危害骨骼。根據全國諮詢中心,氟化物可能減少骨頭強度和增加骨折的風險。當全國諮詢中心無法確定時氟化物在甚麼水平對骨頭是安全的,可注意到,最佳的可信的消息建議骨折風險也許被增加在低至1.5 ppm的水平,稍高於濃度(0.7-1.2 ppm)氟化水。

d)骨癌的風險。動物和人的研究-包括從哈佛科學家隊的一項最近研究-找到氟化物和嚴重骨癌(骨肉瘤)之間的連繫在20歲以下的男性。氟化物和骨肉瘤之間的連繫是由全國毒素學計劃描述為“生物似理”。一半診斷有患骨肉瘤的青少年會在幾年之內死。

e)危害腎病患者。有腎病的人對氟化物毒力會被提高。被提高的風險源於被削弱排泄身體內的氟化物的能力。結果,氟化物的毒性可在骨頭累積,增強鋁所累積的毒性和導致或者使痛骨症惡化,也可稱為腎臟營養失調。

工業化學製品對使用氟化水也許提出獨特的健康風險,沒找到與自然形成的氟化物複合體。化學製品- 氟矽酸、鈉氟硅化物和氟化鈉-使用氟化水是從磷酸鹽肥料產業的工業廢料產品。這些化學製品,氟矽酸(FSA)最用途廣泛。FSA是腐蝕性酸,與兒童更高的血鉛水平有關係。自北卡羅來納大學的一項最近研究發現氟矽酸(FSA)能-與氯化物使用-把黃銅水管接合位的鉛除去,而馬里蘭大學的一項最近研究提出氟化物在血液鉛的影響也許是最大的,在1946年之前建造的房屋。鉛是神經毒素可能對兒童引起學習障礙和行為上的問題。

氟化和沒有氟化的國家之間的蛀牙個案沒有不同。當氟化水經常被人相信導致在美國過去50年的蛀牙減少,蛀牙同樣減少發生在所有西方國家,多數國家從未氟化他們的水。絕大多數的西歐國家拒絕了氟化水。然而,根據從世界衛生組織的全面數據,他們的蛀牙率比美國是低,實際上,正是低。

由於其他報告,許多人過度接觸氟化物。不同於當氟化水首先開始,美國人除供水以外,現在接觸的其他方面的氟化物*。結果許多人民現在超出建議每日攝取量,使他們處於中毒的高風險水平。例如,許多孩子從牙膏當中攝取的每天“最佳”攝取量為更多。根據公共衛生牙科學報:“事實上所有作者注意到,有些孩子可能從[牙膏]單獨吸收更多氟化物比建議每日攝取量為高”。由於氟化物從所有來源的接觸加起來是多的,牙齒氟中毒(可看見的顯示氟化物的在童年期間過度接觸)顯著增加在過去50年。而牙齒氟中毒影響少於10%的20世紀40年代的孩子,最新的全國調查發現它現在影響30%的孩子。

 

 

 

 

 

 

趣文二:「活化松果體 時候到了!」

大量圖片——松果體奧秘的終極詮釋-轉貼

儘管松果體的生理功能沒沒無聞,直到最近一些神秘傳統的深奧學校在很早就知道,大腦中間的這個區域是身體和精神的世界之間的連接紐帶。空靈的能量和最高的能量,提供給人類的松果體一直被視為內在領域和更高的意識空間,而覺醒的第三只眼是一個“星際之門”。

松果體鈣化

大多數人的松果體會受時間而嚴重鈣化,大概在17歲的時候,以至於他們會出現鈣的腫塊。鈣化是磷酸鈣晶體在身體的各個部位的積聚。

松果體鈣化是由於人造物質的有害影響,例如在公共供水系統中、牙膏,生長激素和人工添加劑放入食品中、糖、軟性飲料中的人工甜味劑、氟化物化學物質。另外手機也被精確定位為是有害松果體的物件,這是由於它有高濃度的輻射。

氟會積累在「松果體 」上,造成鈣化(左上A和B小圖)。

通過激活松果體的化學DMT釋放經歷,可真正體會到:維度轉換和跨時空旅行,和智能外星人通訊等靈能經驗。

至於『脫鈣』,主要仍在消除日常生活中某些習慣,能幫助意識清晰,使一個人更接近與自然合一狀態。例如,避免喝酸性咖啡,改用鹼性飲料如蘋果醋和青檸汁等,不使用氟牙膏或加氟飲用水,因為松果體能自然積聚氟化物,從而使腺壁「加厚」。

但這並不代表「激活松果體」就大功告成,’開悟’事實上和松果體脫鈣、冥想靜坐、淨化能量等,均沒有直接關系…外在的手段永遠只是助緣,朝內 — 發現一切自己都已經俱足圓滿!

關於你們所討論的松果體或者第三隻眼,它只能被太陽系的新頻率激活,你們處於第三維度的身體中存有量子能量,這種能量可以自然轉變成新的感知能力。就身體環境來說,試圖去「淨化」或「脫鈣」或者嘗試其他任何方法都是無效的。這就好比是你修好了你的手機,卻找不到給電池充電的地方。你也只能看著它,卻不能用來打電話。

排毒的好處並激活你的松果體,排毒和激活第三只眼能帶給我們生活上的巨大的進步。一個開放的第三只眼會帶來清晰、集中、幸福、直覺、果斷和洞察力。並且有:

-鮮豔的夢想。-清醒的夢。-更輕盈的光體。-更好的睡眠。-增強想像力。-啟用靈氣觀看,看到的能量,看到眾生。-清除渠道和感覺到能量。

下面有一些方式來幫助鈣化的第三隻眼:避免所有的東西加氟:

自來水、含氟牙膏、無機水果和蔬菜,淋浴水過濾、避免紅肉類,以及任何蘇打水、人工食品和飲料烹飪。我知道這很困難,但可以堅持只用有機水果和蔬菜,不論你從哪裡開始,使用這些是非常重要的,那會開始產生變化。

-松果體解毒劑和興奮劑:小球藻、螺旋藻、藍綠藻、碘、沸石、人參、硼砂,D3,膨潤土,葉綠素。

– 食品:可可豆原料、枸杞、香菜、西瓜、香蕉、蜂蜜、椰子油、大麻種子、海藻、諾麗果汁。

-精油:可以用來幫助刺激松果腺和提升精神意識,冥想、星體投射

可幫助松果體的精油包括:薰衣草,檀香木,乳香,香菜,Davana,松木,粉色蓮花。精油可以直接吸入、使用燃燒法的擴散器或霧化器,並可以加入到沐浴水中。

-檸檬酸*-大蒜*-生吃蘋果醋*-太陽凝視:( 太陽在日出前15分鐘,日落前最後15分鐘的凝視 )

-定期念誦咒語:念誦產生四面體在鼻內共鳴,這引起共鳴的松果體受到刺激,當它受到刺激它會分泌更多的有益荷爾蒙,記住:這些有益的激素讓你的外表青春。

聲音“OM”與心輪共鳴,被稱為心臟中心,無條件的愛在其間。誦經「OM」可打開你和宇宙的認知。你可以吟詠最少5分鐘,10分鐘或者更長的時間。

-對松果體有益的晶體:包括紫水晶(棒)、激光石英(棒)、月光石、紫色藍寶石、紫碧璽、薔薇輝石、玫瑰靈氣石和方鈉石。任何的靛、紫、或暗紫色寶石或水晶可以用來刺激松果腺和開/平衡/對齊第6和第7脈輪。

1.將水晶直接放在第三眼或眉心輪,每天或每兩天15-30分鐘,將有助於打開/平衡/對齊第三眼(眉)輪,防止/去除腺體鈣化。最好的鍛煉松果體刺激是使用一種紫水晶方尖碑晶體或紫水晶魔杖,在第三眼點(點魔杖應該接觸你的皮膚)。

2.日常時間,閉上你的眼睛直接仰望太陽約5-10分鐘。太陽的光線會穿透方尖碑或紫水晶棒,棒的端部直接進入松果腺刺激它的底座部分。最好可以使用激光石英(棒),而石英晶體有利於每一個脈輪。

-磁鐵 :將磁鐵貼膠貼在皮膚在你的第三眼位置(位於兩個物理眼睛之間,但略高於眼睛)幾個小時或全天,這將刺激松果腺體幫助脫鈣。磁體導致身體變得鹼性,其中磁鐵被安裝在機身的特別的部分。任何強度(高斯)的磁鐵將工作,但只有在清醒時使用在頭部區域。從光(太陽)的能量會放大對松果體磁鐵的效果強度。

我們的飲用水,食品和淋浴用品充斥著氟化物,當它進入我們的血液中半衰期超過20年,造成未出生的胎兒嚴重腦損傷,並逐漸損害智商,以及抑制細胞生長速度。大多數的氟會積累在「 松果體 」這是身體內血液流量第二高的器官。

大腦的松果體內,有極微細的磁性八面體結晶,這些懸浮在松果體內高純度的水中,變成一種天線式的界面架構,讓人類能夠與4D以上的大自然、大宇宙互相對話。4D是一個最難以形容,難以說清楚的次元。它是一個人類意識通往其他次元的關口。

科學家從次原子的研究中發現,人腦所反射出來的頻率是一種電磁波。而4D的群體意識也可以說是一個巨大的頻率視屏,因此,人類的腦可以像收音機或電視機一樣,隨意的轉到我們所要聽看的電台,接收並解讀我們所要的資訊,但是前提必須人類有靈敏的意識天線,這個天線就是第三眼的松果體所在。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